Sairai.

【苏兰】《这才不是苏兰本呢》一宣/试阅/通贩/场贩首发CP16.5

QWQ仿佛看到曙光..

悠影。:

感覺好不真實(咦


感謝小夥伴們 ٩(๑>∀<)۶




苏兰拼文阁:









刊物信息


原作·CP:古剑奇谭·苏兰


语言·形式·字数:简体中文·小说合志·13w字


开本·页数·篇数:A5·204页·正篇x9+G文x1+扫码可见x2


定价:40rmb/本


周边:


【随书赠品】明信片x2


【特典】A5 R18拼图(加购18rmb/份,暂不单卖)




售卖信息


【场贩】(首发)琉月组D35 D36,两天都在!官网信息


【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1258187593


随书赠送明信片2张;场贩前20加购特典随送原图小照;通贩预售前8名送特典~!其他展会参加会更新。




宣传信息


微博:http://weibo.com/u/5444845323


一宣微博:http://weibo.com/5444845323/CvPxrxVAs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3105


并友:http://www.bingyoulm.com/project/5338161488150714808


声明:扫码可见指的是印在本子末页和后勒口的一篇番外和一篇彩蛋,对,都是【纯肉】。微博上传的那张是本子的cp官网地址!




参与成员


主催: @筝然 


作者: @纸荇  @擦满六神的南瓜  @乔_浅瓷  @無一不還  @筝然   @Makiya  @悠影。    @生亦如远客   @诶呦程程酱 


封面设计:图/兜不住桃子 文/ @SYCHAN 


周边绘制: @zuii 


版面设计:@Makiya  @生亦如远客 


Guest:文/ @碎碎九十三  图/阿音音 六二 兔子沐沐


出品:@苏兰拼文阁




粗长版试阅


      “走。”


      他被推进大巫祝的居处,双膝一软,跪坐在一个高大身形面前。


      一股奇异力量吸引他抬头,压制住心中的忐忑和恐惧。他首先看到了一张绘制着神秘纹样的面具,面具的孔洞后面是一对乌黑深邃、摄人心魄的眼睛。面前的人穿着古旧而华美的祭服,如同上古邪神,某种超自然力量的代言者。


      他就是百里屠苏。方兰生忘记了害怕,只看着那双黑眼睛。面具后面,是一个和他同样年轻的男人,这个年轻的男人却有一个古老的身份。


      大巫祝伸手,屈起两指,虚抹一下方兰生的额头,然后示意村人给这个闯祸的异乡人松绑。周围的人很快噤声,执行了指令,顺从地退出屋子。只有祸婆婆不满意,用土语同年轻的大巫祝申辩着什么,而后者只是摇头,回以三两句简短的话。


      方兰生听懂了“后天”、“我”、“他”三个词。年轻巫祝的声音低沉悦耳,音节顿挫有致,像咒语或诗。方兰生听了,紧绷的意识受了安抚,逐渐松弛下来。


      祸婆婆走了,拄杖上的铃铛声越来越远。他感到大巫祝将手按在他的肩头。


      “站起来。”巫祝说。


                                     ——龟龟《不可名状的晨曦》


 


      百里屠苏最后也考去了县城,在另一所大学里就读,同方兰生的学校相隔半个城区。


      他们于是就在晚上熄灯前用手机小声打电话。方兰生的声音经过电磁波显得有些失真,在电话的另一端喋喋不休,百里屠苏就坐在写字台前一边看书一边听着,偶尔也出声回应一两句。


      “喂,木头脸你要记得每天早点休息,三餐餐餐都要吃,不要因为起得晚了就不吃早饭,对身体伤害很大的。还有就是有空的时候多参加体育锻炼,不仅能强身健体还能更好地融入同学。啊还有还有……”


      他似乎很在意他的身体状况,每次通话的末尾都会抑制不住地絮叨几句。所幸他轻快软糯的声音很悦耳,百里屠苏也乐于听,每次都随口答应下来,平日里也努力践行着那人的叮嘱。


      “兰生真是愈发像个贤妻良母了。”


      他轻笑,说。


      “你!少爷,少爷这是关心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少爷就应该让你自生自灭去,也省得我一天到晚浪费电话费……”


      电话那头吵吵嚷嚷的声音通过电话线传过来,顺着耳机进入他耳中,仿佛那人就站在他身边,踮着脚尖,红着脸,凑到他耳边,对着他喋喋不休地耳语一般。百里屠苏疲惫地闭上眼,眉目舒展。他似乎能够看见那人脸庞气鼓鼓的,手里紧紧攥着手机,一边急得跳脚,一边又担心吵醒室友而不得不压低了嗓音。


      “兰生,”他打断他,“晚安。”


      “……哼,木头脸晚安!”


                                         ——浅瓷《钟楼》


 


      百末旨食社就是那个ID名叫君自兰芳身高一米八的up主的节目名字,大概是从去年5月投稿了第一期,后来是以每周一期的进度在更新,每周六的晚间十一点左右就能看到新一期的百末旨食社,每一期都会有一个主题,然后会围绕这个主题做出很多种不同料理。O站美食区其实有很多大师级的厨师在定期放出视频,而君自兰芳则是从零星几个观众到最后视频一更新就被推送到首页。


      君自兰芳做菜不像其他的大厨都是按照既定的食谱去配料然后烹煮,他喜欢创新,视频的侧重点也不是在炫技,而更贴近于教学。他选用的食材也是生活中很常见的,不会出现类似于国内无法买到的情况。在整个视频中每个步骤都会很耐心的解说并且会配上文字说明,让人感觉十分贴心。


      从二周目开始百里屠苏就屏蔽了弹幕,因为他实在是无法忍受满屏幕的“兰兰我要给你生菜篮子!!!!!”以及“兰妹快到我床上来”甚至还有“好想在厨房干哭兰妹”。作为一个有占有欲的男人,百里屠苏不厌其烦的找到每一条弹幕然后举报了它们的作者。


      男人,有时候就是要对别人狠一点。


                                        ——南瓜《我要打包这个店员》


 


      从开年起天地运道就大不对劲儿,这月余掌门涵素真人已派出两波弟子下山除魔,偶有受伤,但还未危及性命。他们是第三的一波,在天墉城这一代年轻弟子中算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任务当然也较之先前的同门更为分散和麻烦,所以甫一到江都,大师兄陵越就将他们五人划分为三组,除他外两两一起行动。但期间闹了点小分歧,陵越被陵端吵得脑仁儿发痛;芙蕖又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可怜模样盯着他瞧就是不说一句话;肇临当惯了老好人永远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任人揉捏的包子样建议说了跟没说没区别;而身为矛盾导火索他的好师弟百里屠苏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边上喂阿翔五花肉不说,浑身还散发着“本座很强很厉害一只手就能摁死那些杂碎不需要猪队友”的巨大气场……


      陵越觉得很心塞,非常的心塞,心塞得他的冰块儿脸都快崩不住了。


      学着师尊紫胤真人负手望月思考对策,最终没办法只好按任务难易程度定下来芙蕖和肇临一组,他陵越和陵端一组,落单剩下来的百里屠苏一个人一组。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陵越看着师弟(妹)们高(面)高(无)兴(表)兴(情)与自己道别向任务目标出发,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一句,也提溜着无时无刻不在摆弄刘海的陵端上路了。


                                          ——無色《道士下山》


 


      那天沁儿午睡醒来饿了,戚樱去厨房给她拿点心,正好看见百里公子和老爷在厨房里。她听别人说过,老爷的厨艺十分了得,然而前两年因为生意上事情多以及自己毕竟已经是方家当家人的身份,所以很少亲自下厨了。如今也并不是方老爷在做,而是百里公子。


      那双修长优美的手笨拙地揉着面板上一个皱巴巴的面团,手的主人时不时就停下来询问似的看看坐在旁边的水缸上嗑瓜子的方老爷,然而对方总是敷衍地点点头说:“继续。”


      戚樱惊恐地看着那团已经基本看不出任何柔软度的面,她这样不善于烹饪的女孩子都知道应该加点水或者干脆开始下一步造型了,就这样继续揉下去还能要吗!难道是想让它变成一块石头拿出去揍人?


      虽然百里公子看上去完全不懂烹饪,然而他毕竟是个有认知能力和判断能力的正常成年人,所以在方老爷第八次让他继续之后,他并没有听话地继续动作,而是站直了严肃地看着已经嗑完瓜子的对方:“我已经说过了,做给你吃。一会儿你要把它全吃掉。”


      方老爷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戚樱看着那团面,如有同感一般也跟着颤抖了一下。任何,一个,人类,都不能忍,吃下这样一团面做出的任何食物。然而百里公子看上去就像个煞神,冷着脸很不好说话的样子……戚樱默默地心疼了一下方老爷,觉得对方估计是要跟恭桶相亲相爱几天了。


      但是……她未免还是太年轻,也未免太小瞧方老爷的脸皮了。


      他上前亲了亲百里公子,然后飞快地抓起那团面扔出了窗外,戚樱只看见一道黑影从自己眼前掠过,随后便看见方老爷无辜地眨了眨眼,对百里公子道:“不见了。”


                                          ——纸荇《归老》


 


      正想招呼百里屠苏过去看看,结果突然飞来一个黑衣人,直直地撞向他们。


      百里屠苏一手抱住方兰生夹在腋下,另一只手一伸,一把抓住那个黑衣人提在手里。提到手里就觉得手感没有提方兰生舒服,瞬间就想松手扔下去,不过还是忍住了。


      方兰生就在百里屠苏怀里跟那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对视,是个姑娘家,长得还不错不过一脸惊恐破坏了表情,他们两对视了一分钟,然后小姑娘开始尖叫起来,连带着方兰生也开始尖叫,把百里屠苏吓得一大跳差点把他们两都丢下去。


      “啊!!你!!!”小姑娘指着方兰生的脸。


      方兰生一捂住自己的脸,也拼命大叫:“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就是你!”小姑娘一叉腰,忘了自己是什么状况,就把手放在唇边大声喊:“方兰生在这里!人逮住了!”


      还没喊完,百里屠苏手一松,将黑衣服的小姑娘朝前方丢了出去,还有时间转头看一眼方兰生:“你仇人?”


      方兰生愁眉苦脸:“差不多了。”


      被丢出的小姑娘被另外一个个子更高的黑衣女人接住,这个女人坐在一把长长的法杖上,戴着面纱,就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那面纱上绣着一只银色的大鸟,是南翔国的标志,百里屠苏心下闪过一些念头,记起这个标记只有地位尊贵的人能使用。


      黑衣女人往方兰生身上一扫,嘴唇在黑纱下头若隐若现:“还没死?”女人声音很是清冷,又有点凶悍的感觉。


      方兰生打了一个冷颤。


                                       ——筝然《请问你需要滴滴屠龙吗》


 


      熟悉的气息离自己极近,方兰生深吸了口气,稳住心神,含糊地向曾孙问,”下午说到了哪儿?”


      “大侠正要救出牢里的人!”


      “哦,说到这儿。你们记不记得牢里的小书生?其实呢,他比那个大侠还要厉害。”方兰生瞥都不瞥百里屠苏,脸不红气不喘地接续,可小男孩疑惑地打断方兰生,”比大侠厉害?那他为什么会被抓走?”


      “这个……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竹马,勇敢挺身而出,不小心被山贼下药,没了力气,才会被抓住,要不然他也是能一个人打倒所有山贼的。”方兰生努力自圆其说,”等那小书生拿回自己的武器、吃下解药以后,功力统统恢复,就施法术炸开了牢门,带着琴川百姓逃出山贼寨。路上遇到许多想来追他们的山贼,全部被小书生打晕,而那个面瘫大侠──”


      “面摊?”小男孩胡里胡涂地问,”太爷爷,什么意思,大侠是卖面的么?”


      “不是,你们怎么会想到那里去呢。”方兰生笑出声,暗暗用手肘推了下百里屠苏,解释道,”是说那大侠连笑都不笑一下,脾气也差,就摆着那张臭脸,不知道装给谁看。”


      “咦,不过太爷爷早上说那大侠不笑,但是很温柔!”小女孩记性好,忆起太爷爷说过的话,方兰生一噎,显得有点儿慌,”我说过?”


      “说过的。”小男孩被这么一提点,亦想起这件事,”太爷爷,究竟大侠温柔不温柔?”


      “咳……别管他是不是温柔,总之,那大侠脸上没表情是肯定的,就像根木头。”


      小孩儿们懵懵懂懂地接受了方兰生的说法,百里屠苏面容毫无波澜,不去纠正方兰生的一字一句。


                                         ——悠影《很久很久以后》


 


      “以前的我真傻,想着二姐会在,二姐还由着我,可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人命本就如朝露,说没,就没了……等到这一切都失去、什么都挽不回的局面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时,又怎么看得破?


      “我还老嘲你不识世事,但其实——你比我,要更看得破一切,我要有你一半潇洒,就好了……可我什么都没有。”


      “迷茫,无措,愦然……这些我也都曾有过。”百里屠苏摇摇头,目光却是灼灼。


      “哈……是啊……当初明明什么都没经历过,我还想着要去宽慰你。什么‘梦说禅、禅说梦’的,当真可笑,殊不知自己也是那梦中说梦之人……”


      “你说的,于我,从来不是空话。”百里屠苏实在不擅长安慰,况且这两年来……怕是没人听过他讲这些,闷得苦了,说出来都是厉痛。


      “人生匆匆数十载,而我已经耽搁了十八年了,”方兰生苦笑一声,“这十八年,有二姐替我担着一切……但二姐不在了……这一切就都要由我来担着了。”


      百里屠苏默然,迟疑了一会,抓住方兰生的手。方兰生一怔,抽出手。


      他表情有些僵硬:“人你也寻到了……接着要去哪?是西进北上,还是南下东去?你……应该有很多地方之前想要去的吧。”


      “……”


      “真羡慕你,还能去看很多风景。我,就只能待在琴川了……”


如果刚才的剖心之言是婉拒,那现在这番话,就是在明显不过的赶人。


                                         ——苡子《惜聚》


 


      方兰生没敢往下想,他想到前一天他还在腾讯里和春风送暖做保证的样子。


      春风送暖:面基?那是什么?


      方兰生在电脑前面刷刷刷地打字,人家春风送暖又发了一条自己消息过来。


      春风送暖:……是约炮么?


      三次元现充就是三次元现充!方兰生原本震惊于襄铃妹子居然说出这个词汇,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就镇定了,也是,襄铃妹子是和一个不认识的自称是高三学长的自己面基,肯定会有一点尴尬,并且对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不安,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安心与信赖的学长他应该给襄铃妹子信任和依靠啊!


      方兰生的眼前仿佛都像在玩游戏一样跳出了选项。


      A. 对对对,就是约炮。(襄铃妹子受到惊吓,远离襄铃线。)


      B. 约什么炮!是见面!(进入襄铃妹子主线。)


      这还用说么,攻略之王方兰生有如神助,立马凭空选择了B,颤抖着手在屏幕前面打字。


      百末旨酒:开开开开什么玩笑,我是是是那种人嘛!啊!是嘛是嘛!不就普通见面嘛!


      春风送暖:……


      春风送暖:约也没关系。


      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


      百末旨酒:我我我——我我我——我会负责的!


      负责负责负责,眼下,方兰生站在楼底下,脑子里都被负责给塞满了。他确实是说过负责,可是他想负责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啊,怎么就换成百里屠苏这个面瘫男了?


                                      ——诶呦程程酱《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


.


.


.


.


.


当然还有污版试阅啦(强行不强行都有)




      方兰生张了张嘴,感到唇舌的无力。


      百里屠苏俯身,贴近他的耳朵:“怕你疼得厉害,给你用了点止疼麻醉的药,别慌,过几个小时就好了。”


      无法动弹的方兰生身体燥(苏兰)热起来,灼得身体各处的裂口不断炸开细小的刺痛感,眼睛湿润地看着百里屠苏,发出无声的询问。




      他们的第一次交(苏兰)合也发生在这里。


      这里实在算不上适合这事的地方。两个成年男子精壮的躯体在细金属支撑起的床板上交叠起伏,整个床铺不可遏制地发出响声,混杂着肌肤肉体相互碰撞的拍打声,唇齿相缠,津(苏兰)液交换的水声,以及两人高潮迭起,交织连绵的餍足的喘(苏兰)息声。


                           


      “都是那个该死的木头脸!本少爷看他面相就知道他不是那种老实巴交的人。害得本少爷失眠,简直可恶至极!”




      以男儿之身怀孕,这事不论放到谁身上都是一大打击,所以对于蔡之义的闪烁其词,众人在心里都报以同情,并没有耻笑于他。


      不过方兰生在听到蔡之义说怀孕的因由后,脸色大变。他咬着唇摸着肚子,神魂却不知早已飘到何方。


      和方兰生离得最近的蔡之义发现了他的异样,便好意地问他是否身体不适,结果吓得方兰生神色慌张地冲出蔡府,口中似乎还念着诸如“我不要怀孕”的胡话。


 


      有一天早上,百里公子又出门了,方老爷正跟女儿一起用饭,沁儿看了看他眼下的黑影,忽然用一种小大人的语气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爹爹道:“兰生,你已经这么大人了,不要总跟百里叔叔胡闹,早点睡,注意身体。”


   


      “好……好大…”方兰生捧住脸,话都说不利索了。




      “木头脸你……这还在外面!”


      “我不介意。”


      “可我介意!”


 


      “啊啊啊……这里不行……往边上……”




      听说方老爷待他极好,听说……老爷每天晚上都要去这少侠房内,没有两个时辰绝不会出来……


      掌柜被自己的想法一惊,抬眼看向这百里少侠。星目剑眉,神寒玉削,一等一的好相貌。


      ……这两个时辰他们到底……


评论

热度(123)

  1. 碎碎九十三Sairai. 转载了此文字
  2. Sairai.悠影。 转载了此文字
    QWQ仿佛看到曙光..